2018难忘的采访经历:第一次见证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敲钟

0

2018年最让我难忘的一次采访经历,就是6月在优信美国上市时与CEO戴琨的那次现场连线。

我从电视编导转行进入汽车行业做记者的那年是2011年,正是戴琨创立优信拍的那一年。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,我见证了中国的二手车电商行业的繁荣与喧嚣,也见证了优信、瓜子、人人车这样一批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发展壮大。

如今终于在2018年见证了中国二手车电商第一股的诞生,作为媒体人,我内心也有一份荣誉感。在正式敲钟前的两个小时,戴琨与我们进行了现场连线,能感觉到这位80后的紧张,当然更多的还是兴奋。

戴琨说他2002年就萌生了做二手车的想法,终于在16年后将梦想落地,做到了公司上市,不过“十年磨一剑”,现在只能算初见雏形,这把剑还不够锋利,还要继续磨练。

另一场让我难忘的采访,也是与一位80后的对话,而且这位同龄人也在美国敲过钟,那就是车和家创始人李想。

李想在刚创立车和家的时候,我就有过一次和他面对面采访的机会,那时候还没有真正的产品拿出来,我们更多的聊的还是一种理念和方向。

如今终于见到了他的第一台产品理想智造ONE,对话的内容也更加实际。采访李想是一个很舒适的过程,因为他非常直接,能回答你的就不会拐弯抹角,也不会背那些公关话术。

和其他新造车企业不同,他选择了增程电动车这个小众领域,而且十年内只规划了两款产品,剩下的就是对它们不断迭代更新,每款车就一个顶配版,你能选的就是几座以及什么颜色。这种做产品的方式很像苹果。

所以在看过了这么多新造车企业推出的产品之后,李想的这台理想智造ONE量产上市后究竟会是什么样,让我充满期待。

好了,聊完了两段印象深刻的采访,下面再来回顾一下2018年最让我难忘的几次经历吧。

写稿写到泪崩

做媒体会有这种错觉,你经常报道的人,会成为你“神交”已久的一位朋友。对于我来说,马尔乔内就是这样的人。这位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前CEO,是个性格很鲜明的老人,特别敢说,所以在我写的汽车人物报道中,他出镜频率很高。

2018年7月25日,66岁的马尔乔内因病离世,我在整理他生平的时候,查阅了很多外国媒体对他的报道和评价,虽然此前写过他很多文章,可是看了那些资料后,又对他的个人生活多了一份了解。

这个一直在我笔下是“口无遮拦”的大嘴巴形象的老人,变得更加生动立体,在看到他去世前一个月还在为品牌活动站台,拖着疲惫的身体面对镜头说出“我无法继续承受下去了,我真的太累了”时,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。

参加发布会眼眶湿润

每年我会参加无数场品牌发布会,大多数汽车发布会都有自己的套路,领导讲话,目标宏大,明星助阵,歌舞升平。不过去年12月的WEY品牌两周年发布会,却让我现场眼圈红了。

因为报道汽车行业这么多年,中国品牌在我印象中一直不如日本品牌那样团结,没事就喜欢怼来怼去的。可是在这场发布会上,大屏幕上出现了比亚迪、吉利、东风、北汽和一汽的掌门人为WEY送上祝福的画面,竞争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,最让人动容。

最漫长的发布会

一般品牌发布会,一两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,不过去年我参加了一场马拉松式发布会,真的是挑战了自己的膀胱。

宝沃举办的品牌日发布会,光发布会就三个多小时,还不算结束后的采访环节。而且现场1700多人,想中途挤出去上个厕所基本没戏。

不过我真的不提倡汽车企业办这种超长活动,毕竟小编也是肉身,生理到达极限后,心理也就要崩溃了,发布会想传达的精神,我已经无法领会了。

好啦,大过年的竟然我还能写完这么一篇吐槽文,看来真的是被亲戚催婚催孩子的狂轰滥炸折磨疯了,觉得能安静的写稿也是一种享受。不过假期已经结束了,盆友们,收收心吧。

Leave A Reply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