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难忘采访经历 和蔚来李斌的两次饭局

0

编辑部负责人陈冠布置了我过节期间的选题,让我写过去一年最记忆犹新的采访经历。

今年春节,我在镇江老家度过,父亲昨天整理物品,抱着一箱日记放在我面前,问要不要带回上海。

我从小学开始有记日记的习惯,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后一两年,工作越来越忙,也因为电子存储越来越方便。

日记先是从用本子记变成了用电脑记,当然后面就中断了。

等到出现博客、微博、微信,有了朋友圈,日记传统纸和笔的形式注定消失,但实际上只是换了马甲而已。

所以,接到陈冠的任务,我的第一反应是刷一下自己的朋友圈,看看2018年自己都干了什么,挑来挑去好玩的事情不少,没法一次呈现,就挑眼面前的说吧。

正好春节期间,我在试驾一台蔚来ES8,整个试驾经历各种状况,将来我会专门写文章聊故事。

今天,先分享一下过去一年和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的一些采访经历。

我最早认识李斌是2014年春天,当时我还是《东方企业家》杂志的执行主编,易车组织国内媒体三亚相聚。那是2月底,春节过后,三亚消停下来。

2014年3月1日的研讨会,李斌正在回答何伊凡的问题

我记得清楚,当时还邀请了一波汽车媒体,包括张跃东、郭登礼、何醒言;财经类媒体的大腕也在列,比如我的老同事,当时《中国企业家》执行主编何伊凡。

今天回忆起来,那个时点很有趣,几乎在那前后,这些老师纷纷创业了。我也是其中一员,那时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,准备做AutoLab,和李斌还沟通了融资的想法。

当年11月底,他应我邀请,参加了AutoLab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“全球汽车电商大会暨AutoLab年会”。

李斌在大会上做分享

这个会我们一直坚持了4年,今年,我们会把它再做升级,和亚洲CES展深度结合,以更符合我们科技媒体的定位。

当然,这些都是题外话,今天重点还是要谈2018年和李总的两次见面。

其中,第一次是在旧金山,当时,我们一众媒体记者应宝沃汽车的邀请,前往参加世界AI大会。

全球AI大会,彼时宝沃CEO杨嵩(右)出席记者招待会

宝沃汽车作为国内汽车领域的代表,他们在硅谷建立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,构建了一个软件环境来模拟全球各个中极端的道路情况,帮助做无人驾驶的汽车公司,在虚拟环境中跑路试。

作为中国公司的唯二代表(另一家是百度),宝沃在这次会议上很抢眼。

当时是美国时间的9月8日,9月12日蔚来在美国上市。我听李斌的老同事,彼时宝沃汽车的副总裁霍静提起,李斌正在旧金山,在蔚来北美总部。

因为一行的记者包括我、汽车头条袁涛、腾讯汽车的陈瑶、澎拜的陈华、搜狐的张丽玥、易车的陈昊等几位。应该说都是汽车产经报道的背景,特别想了解即将上市的蔚来的一些料。

我就牵个头,问李斌是不是在旧金山,有没有时间一聚。

特别提一下图中最右侧的是蔚来001号员工李天舒,他后来也参与了敲钟仪式

开始大伙是不抱希望的,首先是李斌那时候应该是最忙的时候,要应付几天后上市这样重要的时刻。

其次,根据法律规定,他也不能在这样的时点说点什么,必须保持缄默。

不过,意想不到的是,李斌爽快答应了要求,并且询问我们吃日餐行不行?要不要派车过来接?

当然,最后没有吃日餐。蔚来北美负责供应链的副总裁曾澍湘,也是北大戈十三的队友,安排了吃火锅,位于旧金山库比蒂诺的一家海底捞。

位于库比蒂诺的海底捞,日常节奏就是各种排队

后来曾总告诉我们,当天真的运气非常好,库比蒂诺华人不少,作为当地唯一一家海底捞,还要定包厢位置,那难度系数是相当高,但是当天真的就订上了。

我记得,当时走进包厢准备落座时,本来斌总身边要安排女记者坐来着,当时大家还拿刚刚在北美出事的刘强东开玩笑,说别往斌总身边安排女记者,否则被拍照了,可能又炒作成一个大新闻。

就这么着,我被安排在了他身边坐。我还问李斌,刘强东出事后和他聊过不,刘强东算是易车的投资人,也是蔚来的早期投资人。

李斌说,“聊啥啊,这事也没什么可聊的,我们都在一个群里,大家知道他回来了都慰问了一下就结束了。”

从旧金山回到国内后,在AutoLab演播室做蔚来上市直播,嘉宾是ES8的第一批车主James

还有一个可以分享的段子是,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两个证券交易所都在争夺蔚来项目,纳斯达克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投放了广告,而纽交所更绝,把“NIO”这个股票代码从一家公司手中收了回来,给了蔚来。因为后者的诚意,李斌最后选择了纽交所。

离9月那餐饭过去了3个多月,12月16日晚上,李斌和秦力洪在上海中心的一家饭馆请科技媒体、汽车媒体的一些代表吃饭。

我白天正在参加新浪年度车的评选,到下午从北京赶回上海。

这餐饭的参与者也非常小范围,我们这一桌就李斌、何醒言、程李、唐华、余建约、我、万锐等几个人。秦力洪当时陪着另一桌的科技媒体。

12月16日晚,在上海中心的蔚来展厅

我当时就和李斌说起2014年初,在海南的那次见面。当时已经酒过三巡,处在闲聊阶段。他在椅子上躺得很深,典型的“葛优躺”。“真是好怀念那个时候啊!”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深深感叹。

那时候还有空和老邵打高球,和何醒言他们打八十分,而现在已经完全生疏了。

2014年初,他内心已经决定造车,当时的一个想法如今5年过去,变成交付到用户手中数以万计的产品,这么短时间,如此强大的落地能力,放眼国内企业家能做到的真不多。

当然,席间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李斌对自动驾驶的一些看法。他觉得2023年就是一个坎,不管是奔驰宝马这样的厂家,还是特斯拉蔚来这样的厂家,都要拿出有说服力的自动驾驶产品来。

而是否上激光雷达,是否做冗余控制系统,这些基本的问题都还在困扰着大家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