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赏百万追凶,下线整改一周?我不认为滴滴在诚心悔改

0

一个靠“违规”建立起来的平台,谈何匡扶正义?

滴滴顺风车空姐遇害案的犯罪嫌疑人溺亡,然而事情不会因此结束,大家有没有想过,中国的法律不能对已死之人定罪,滴滴的责任问题也没有摘清楚。

该如何看待“滴滴悬赏百万寻人”的行为

至于如何评价滴滴,很多人可能被其 “悬赏百万”的通告冲淡了深究其责任的念头,不得不说滴滴打了一手好公关牌,用一百万的噱头就把公众的视线转移到犯罪嫌疑人身上。

但首先,悬赏百万本身就是不当行为,且不说会不会给警方侦查带来影响,在警情通报尚没有公布犯罪嫌疑人具体信息的情况下,滴滴在警情通报出来之后就发布了一则寻人通告,虽然没有定性也没有说明缘由,但依然不排除泄露他人隐私的嫌疑。

各位看官勿喷,我并不是来讨论滴滴是否法律观念浅薄的(因为这种行为很难定性律师也说不清楚),事实上对大部分人来说,这种民间追凶行为还是大快人心的。

我这里想讨论的是滴滴的初衷,我不想以恶意揣度他人的初心,但对于滴滴我还是想问,悬赏真的是为了追凶,还是危机公关的一种手段?

中国的文字游戏博大精深,滴滴一直在误导公众“滴滴公司100万元寻找顺风车司机李振华”,但实际上却是“滴滴将视线索重要程度给予最高100万人民币的奖励”,看到这里基本可以认为是空谈了,这里面的灵活性太大了,根本就看不到滴滴的诚意。

还有一点,从网上公布的滴滴某位公关的朋友圈截图来看,至少这名公关“人血馒头”的说法刺痛了不少人,此时发表这种言论,要么是自己EQ低,要么是客户爸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要求他们统一口径……

国民级的应用如何承担国民级的责任?

5月8日案发后警方调查发现,可疑车辆接单后并未行驶至李某某的目的地郑州火车站,且5月6日司机接单10分钟后退出APP并注销软件,据此怀疑其有重大嫌疑。

此前滴滴方面也表示,案发前嫌疑人曾拥有言语性骚扰投诉记录,客服5次通话无法联系到嫌疑人,由于判责规则不合理,后续未对嫌疑人进行处理。

接单后注销软件、性骚扰投诉、车主联系不上、没有到达预定目的地,这些信息串在一起难道还不反常吗,居然没有引起滴滴的重视?在我看来,滴滴没有承担起它的责任。

不要说我是马后炮,为什么不提点实际性的建议?其实我想说做到很简单,归根结底是加强安全审核。

现在的顺风车鱼龙混杂,也缺乏安全监督和限制,建议滴滴在安全验证机制中加入,例如顺风车司机一天只能接两单,每单必须人脸验证,快车每天验证一次(出租车每天交接班也要验车吧);女性夜间订单自动过滤掉评分不高或接单量次数较少的司机;建立24小时不间断人工举报受理机制及一键报警等功能。

下线整改一周就能脱胎换骨?

虽然滴滴事后宣布自5月12日起顺风车业务下线整改一周,但我并不认为会有什么本质升级,因为滴滴的安全漏洞,早在2016年就有显现。

2016年5月,深圳24岁女教师钟某深夜搭乘滴滴网约车后,被司机带至偏僻处抢劫杀害。警方查明,涉案杀人司机案发车辆的牌照系临时伪造。使用假冒车牌还能够顺利接单,滴滴的线下审核还有意义么?

2016年3月,深圳官方通报一则数据,称经公安部门排查,在深圳网约车驾驶员群体中发现吸毒前科人员1425名、肇事肇祸精神病人1名、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661名。

另外,在广东警方公布的2017年度十大网络安全案件中,“滴滴黑产”名列其中。警方透露,涉案的虚假账户有几十万个,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万元。

请问,两年的时间过去了,滴滴整改了什么?

这次案件的,滴滴说通过自查发现,该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,且正常通过了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三证验真、犯罪背景筛查和首单前人脸识别等安全措施,嫌疑人系违规使用其父账号接单。

呵呵,一句“嫌疑人系违规使用其父账号接单”就把责任推掉了,但我不认同这种说法。先不说自查有没有猫腻,据说接单车辆是嫌疑人自己分期付款买的,而嫌疑人父亲也说不记得儿子给自己拍过照,更没有注册过滴滴。

那么嫌疑人盗用其父身份证信息就能过审,是不是说,滴滴平台依然可以冒用他人身份注册,比如上海地区,很多专车司机都是非沪籍的。

可见滴滴的管理一如既往地混乱, 两年的时间都没有规范起来,如今停业一周就能变好了?一个平台的问题不是靠一次业务整改就能解决的,根源还在理念上。

这不禁让我想起前同事曾经在文章中提到的一个问题:新时代的升起总要沾染鲜血?那么滴滴是在以牺牲乘客安全为代价去发展业务规模么?

诸君不妨静待5月19日重新上线的滴滴顺风车业务,看看能有多大的改变?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