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ber与谷歌撕逼正酣:到底谁才是不择手段的那方?

0

两家的官司打了一个礼拜了,堪称本年度硅谷最火肥皂剧。

文▍砂糖兔

谷歌分拆后成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去年把Uber告上了法庭,说这家出行公司通过收购前谷歌工程师莱万多斯基创立的公司,盗取了自己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。


这周官司开庭了,前Uber的CEO和创始人卡兰尼克与Waymo的律师团队展开了唇枪舌战,还有各种证人出庭爆出猛料,精彩程度不输任何美剧。

Uber为在自动驾驶竞赛中领先,不择手段?

Waymo起诉Uber涉嫌窃取其8项商业机密,他们的辩论策略就是将前CEO卡兰尼克描述为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领导者,为了在自动驾驶竞赛中领先谷歌,他可以不惜使用任何手段。


前谷歌工程师莱万多斯基

Waymo的律师呈上了各种电子邮件、采访记录和会议记录,证明卡兰尼克曾经说过自动驾驶是一个“赢家通吃”的市场。他们展示了一条莱万多斯基发给卡兰尼克的短信,说“我把这看成一场比赛,我们需要赢,否则第二名就意味着失败。”


所以为了赢,卡兰尼克就开始与莱万多斯基密谋,通过成立一个“虚假”的创业公司Otto来窃取谷歌的机密文件。律师展示了一个模糊的Uber公司访客录像截图,日期是2015年12月20日,说画面中进入Uber总部的人正是莱万多斯基,而此时他还没有从谷歌离职。


前Uber CEO卡兰尼克

对于这些说法,卡兰尼克都进行了否认,他说自己从一开始就认为谷歌才是这个市场的领头羊,而那些所谓“第二就是失败”的论调他上高中时就听说过了,这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。

谷歌的恼羞成怒完全是嫉妒?

作为反击,卡兰尼克开始讲述自己对谷歌这位老大哥有多尊重。2013年时谷歌曾投资过Uber,两家的关系非常好,而卡兰尼克曾多次尝试与老大哥合作开发自动驾驶汽车,但是对方始终态度冷淡,所以在要求会面商谈合作的请求被无数次忽视后,他们决定自己研发自动驾驶技术。


Alphabet CEO拉里·佩奇

2015年Uber把卡内基梅隆大学(CMU)机器人工程中心“一锅端”,所有研究员都挖走了,在匹兹堡成立了先进技术中心,专注于自动驾驶车辆的研发。卡兰尼克说,这件事让谷歌非常不爽,“拉里·佩奇(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)对于我们挖角CMU团队并且自己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感到很不满,他说为什么你要插手我在做的事情。”


卡兰尼克认为,在他们收购CMU团队之前,谷歌与Uber的关系还是很好的。从那件事之后两家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。而2016年8月Uber收购了莱万多斯基创立的公司Otto后,两家的关系开始持续恶化。


卡兰尼克说2016年10月的时候拉里·佩奇在电话中指责他带走了谷歌的员工和知识产权,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明确指出莱万多斯基的名字,也没有提到所谓的商业机密。

所以卡兰尼克的中心思想就是,Uber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窃去谷歌的技术,当时也没有觉得挖角谷歌前工程师的做法有任何不妥。

昔日投资人反水?

就在庭审进行到周四时,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、目前已经离开董事会的风投公司Benchmark合伙人比尔·嘉利出庭作证,称Uber在收购Otto之前对其进行了尽职调查,但是结果显示这家公司没有任何问题,而这与卡兰尼克的证词相矛盾。


Benchmark合伙人比尔·嘉利

比尔·嘉利还透露,作为收购的一部分,Uber还提出会对今后Waymo提出的关于莱万多斯基及其团队涉嫌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进行赔偿,他认为这种赔偿协议并不常见。不过他也表示,据他所知没有任何商业机密从Waymo流入Uber。

半路杀出的Lyft

最令人意外的是Uber的对手Lyft也被卷入了这场风波中。莱万多斯基的合作伙伴、Otto联合创始人莱尔·罗恩作证称,当时想收购他们公司的并非只有Uber一家,还有很多企业,包括谷歌、Lyft和一些风险投资公司。而且和Lyft的谈判已经到了口头报价的阶段。Lyft对此拒绝发表评论。


如果当初收购Otto的不是Uber而是Lyft,那么现在整个硅谷的自动驾驶竞赛局面恐怕就已经被改写了。最终收购Otto的是Uber,一年后被Waymo起诉;另一边Lyft却在2017年5月与Waymo达成合作,不但躲掉了一场官司,还收获了一个优质伙伴。


这场官司还会继续打下去,直到陪审员做出判定,被莱万多斯基从谷歌拷贝出来的文件是否属于商业机密,而Uber是否采用了非正当方式获取了这些文件并且从中获益。

至少从目前几个回合的辩论结果来看,双方谁的胜算把握都不大。

Leave A Reply